欢迎您访问ag真人试玩进口-唯一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于凤至苦等丈夫50年为救张学良同意离婚留下墓碑

发布时间:2021-11-09 07:50

  1973年,洛杉矶东北同乡会总干事肖朝志,驾车带着一位76岁的老人行驶在郊区的一条小路上,老人神情专注的注视着外面尚未开垦的土地,眼里露出了光芒。

  在老人的指示下,肖朝志停下了车,陪着老人来到了荒地上一间小屋前站定,随后,老人不假思索地买下了这块地。

  肖朝志对于老人的行为感到十分不解,直到1979年,美国凯斯尔旅游集团看中这片土地,多次与老人进行洽谈,肖朝志才开始佩服起老人来。

  这位老人是张学良的原配于凤至,也是肖朝志的义母,这次的交易只是老人若干次成功房产交易中的一次,除此之外,于凤至还买下了另外两处著名的居所,一处是英格丽·褒曼曾经钟爱的林泉别墅,另一处是伊丽莎白·泰勒的故居。

  于凤至曾经和自己的孙子说道:“我将所有的钱都用在买房子上,就是希望将来你们的祖父一旦有自由的时候,这别墅可以作为他和赵一荻两人共度晚年的地方,这也是我给他最好的礼物。”

  于凤至生于富商之家,他的父亲是有名的富商于文斗。1908年,胡匪出身的张作霖被招抚后,受命前来松辽及漠北一带完成剿匪工作,张作霖率部进入郑家屯。

  张作霖将自己的剿匪总部设在了郑家屯西街的“丰聚长”商号的后院,“丰聚长”的老板于文斗十分好客,再加上他极其厌恶土匪,当他得知张作霖来到此地是为了剿匪后,十分热情的款待张作霖,随着两人长时间的接触,慢慢的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剿匪任务结束之后,张作霖带队离开了郑家屯,虽然张作霖离开了此地,但是两人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1913年,张作霖再一次回到了郑家屯看望好友,两人进行了亲切的会谈,在这次谈话期间,张作霖与于文斗的女儿于凤至有过一面之缘。

  在很早之前,张作霖就曾听到别人称赞于凤至的人品学识,这次见面于凤至也给张作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张作霖看着面前落落大方的姑娘,心中萌生了想要联姻的想法。

  张作霖在郑家屯停留了几天之后,便决定要离开回到奉天,在临走之前,张作霖又一次来到了“丰聚长”向于文斗告别,张作霖来到于家的时候,正赶上于文斗请了一位算命先生为自己的孩子们算卦,于是,张作霖趁此机会要来了于凤至的生辰八字。

  于文斗虽然不知道好友要女儿的生辰八字干什么,但是好友既然提了出来,于文斗便将手里写有于凤至八字的字条递给了张作霖。张作霖看到上面写有“凤命”两字十分高兴,将字条小心地收好带回了奉天。

  回到奉天之后,张作霖又请了一位算命先生进行卜算,算命先生告诉张作霖,张学良和于凤至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算命先生的话,让张作霖坚定了两家联姻的事情,随后,张作霖派人前往郑家屯,请吴俊升为儿子说媒。

  为了让儿子同意这门婚事,张作霖特意找来张学良商量此事,张作霖看着面前的张学良说道:“汉卿,我给你订了一门亲,姑娘是郑家屯老于家的女儿,你看怎么样?”

  张学良听到父亲的话,心里十分难过,他知道父亲常常把儿女的婚事当成政治筹码,怀英和怀卿的婚姻就是父亲一手包办的,想到两人如今的处境,张学良更加讨厌起了父亲。

  张作霖看张学良好久都不说话,便又接着向他说起了于凤至的情况:“于家的姑娘虽然比你的年龄大两岁,但是她的人品学识比一般的女子要好很多,我见过那个姑娘对她印象很好,我看这件事情就这样办吧,我已经托媒人为你说亲了,等过完年,你就去郑家屯提亲去吧。”

  张作霖说完便打发走了一直在一边不说线年刚刚过完年,张作霖便催促张学良前往郑家屯提亲,在张作霖的劝说之下,张学良不情不愿的踏上了前往郑家屯的路。

  张学良来到郑家屯之后,便一直住在吴俊升的家里,因为对于这件婚事的抗拒,张学良迟迟没有去于家提亲。

  当时,吴俊升因为想要讨好张作霖,因此对于这件事情一直十分上心,他看张学良自从来到郑家屯之后一直呆在自己家中,对于结亲的事情毫不着急,便使用浑身解数,试图劝说张学良,对张学良说尽了于凤至的好话:“于家小姐,她是一个好女人,样样都非常优秀,做饭,做衣样样都会。”

  张学良听着吴俊升的夸赞,毫不动心,反而心里更加反感起了于凤至,张学良对于这桩婚事更加不满意,于是,在郑家屯呆到第六天,便带着身边的随员赶回了奉天。

  张作霖之前曾与于文斗说过,张学良会在过完年之后来郑家屯提亲,由于张学良迟迟不上门,于凤至的父母也不免焦躁了起来,于凤至也十分不满意这桩婚事。

  ,但是那个时候,由于于凤至的父母十分赞成这门婚事,在加上当时的社会情况,一般子女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此,于凤至只能同意这桩婚事。

  但是如今张学良迟迟不上门,轻慢于家让于凤至的心里十分不舒服,于是,她向父亲提出了毁约的事情,但是,于文斗因早前与张作霖已有言在先,因此,坚持不同意退婚的想法。

  张学良回到奉天之后,张作霖听说儿子没有去提亲,十分生气,但是由于张学良脾气十分倔强,这件事情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正当张作霖思考如何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一个新的转机出现了。

  这年端午,吴俊升突然来找张作霖,告诉他于文斗因一批货物来到了奉天,于凤至也随父亲一起前来顺便探望亲友,购买字画,张作霖得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亲自来到两人的住所劝于凤至去自己家里见一见张学良,被于凤至婉拒,于是,张作霖只好让张学良来见于凤至。

  张学良一直不愿意接受父亲的安排,强烈拒绝了张作霖,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吴俊升向张作霖表示自己可以劝说张学良,在吴俊升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张学良终于同意去见于凤至,但是自己不公开身份,吴俊升让张学良假扮成画店老板。

  在吴俊升的撮合之下,张学良和于凤至此次的见面十分成功,两人在画店见面之后,私下也曾互相写诗,表达自己的情谊。1916年,张学良再次来到了郑家屯提亲,ag试玩免费,两人结为了夫妻。

  于凤至和张学良成婚之后,便跟随张学良一起住在了奉天南门里的张作霖大帅府居住,张学良婚后经常南征北战,常常不在家,于凤至便留在家里替他打理好家里的一切事情,因为她处事公正,勤劳善良,因此,获得了大帅府上下一致好评。

  张学良对这位贤良的妻子也十分满意,在他主政之后,每次遇到重大的事情都会征求妻子的意见。

  1936年“西安事变”发生之后,身在英国的于凤至听说丈夫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在了南京鸡鸣寺宋子文公馆后,十分担心。

  于是,于凤至想到了宋美龄,于凤至曾经认宋美龄的母亲为干妈,成为了宋家的第四个女儿,如今的于凤至身在异国又孤立无援,只好求助于宋美龄,她曾两次致电宋美龄,希望能够帮助张学良脱离险境,但是电报发出去之后,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1937年,于凤至实在放心不下张学良,从英国回到了南京,于凤至回到南京之后,立刻去找宋美龄,提出想要和张学良一同入狱,宋美龄听到她的想法,立刻表示了拒绝。

  宋美龄对于凤至说道:“凤至,你我都是女人,我知道你心中有男儿志气,但是这一同入狱可不是好受的,你心里有张学良我知道,你为了他从国外回来已经尽了你们夫妻的情分了,如今这件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你一个女人还能做什么,听我的话,如今顾好自己就好。”

  于凤至知道宋美龄关心自己,但是要她放弃张学良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对宋美龄说道:“我知道您关心我,但是您一定不能理解我,我与汉卿是结发夫妻,这么多年来,他对我很好,我知道坐牢是一种怎样的滋味,但是能够陪伴他,和他一起受苦,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不管有怎样的困难,我都一定要陪着他,这是我做妻子的一片心。”

  宋美龄看她十分坚定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答应于凤至的请求,帮她去和蒋介石说一说这件事情,于凤至听到宋美龄答应帮助自己十分高兴,不久之后,宋美龄找到了于凤至告诉她蒋介石已经同意了这件事情,于凤至心里十分高兴。

  随后,于凤至便毅然来到奉化溪口,与张学良一起开始了艰难的牢狱生活,蒋介石曾多次转移张学良,将他囚禁于不同的地方,于凤至也一直跟着他转移。

  两人在郴州囚禁的时候,张学良被囚于城外苏仙岭,于凤至被软禁在中山公园,两个人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虽然两人无法见面,但是两人的心始终在一起。

  1940年,于凤至由于常年的囚禁生活在加上长时间无法得知张学良情况,在囚禁地积郁成疾,不幸患上了乳癌。张学良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曾多次向戴笠提出想要让于凤至前往美国就医。

  在宋美龄的帮助之下,蒋介石终于同意了于凤至前往美国治病,前美国驻北京公使詹森·肯尼迪曾经是张学良在北京的好友,在得知于凤至前往美国治病的消息之后,他和夫人莉娜帮助于凤至安排好了在美国所需要的一切,并联系了美国的医院为于凤至治病。

  于凤至来到美国之后,根据医生的意见,她先后做了三次难度比较大的肿瘤摘除手术,顺利摘除了左乳内三枚卵石大小的肿瘤,正当于凤至高兴可以不用摘除整个左乳的时候,她的病情又严重了起来。

  随着于凤至体内癌细胞的病变转移,一年之后,为于凤至治疗的医生考虑到于凤至的身体状况不得不提出了摘除整个左乳的治疗方案。于凤至十分不愿意接受这个治疗措施,于是她拒绝了医生的提议,在詹森·肯尼迪夫妇的极力劝说之下,于凤至才终于同意这一提议。

  在得到于凤至的同意后,医院立刻为她准备手术,手术结束之后,于凤至来到了女儿的家里养病,在女儿和女婿的精心照顾之下,于凤至的身体渐渐康复,于是,她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自己在美国治病已经花费了很大一笔钱,丈夫又不在身边,往后的生活到处都需要钱,这些问题让于凤至第一次感觉到钱的重要性。

  为了能够维持生活,于凤至开始四处想办法赚钱,莉娜在于凤至康复之后,常常带她在美国游玩,希望能够让她恢复病情,并且帮助她逐渐开始适应美国的生活方式。

  一次,两人在美国街上走着,路过了华尔街股票交易大厅,于凤至看到这里,感到十分好奇,于是询问身边的莉娜这是什么地方,莉娜告诉于凤至这是股票大厅,在这里的人都十分的疯狂,有的人能够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人在这里会在一瞬间变成一个穷光蛋,那个时候,于凤至正在四处寻找赚钱的办法,她想到自己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何不拼一把。

  就这样,于凤至凭着自己一股子拼劲只身闯入了股海,于凤至从小就十分聪明,她的父亲也曾说过于凤至的经商头脑不输于自己,事实证明于文斗并没有看错人。

  于凤至进入股市不久便凭借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很快在股市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在股市挣了钱之后,于凤至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沉迷于股市,她及时抽身将视线放到了地产上,并且因此赚了一大笔钱,成为了百万富姐。

  于凤至在美国期间,孔祥熙曾来看望她,两人谈话期间,于凤至从孔祥熙口里得知洛杉矶有一处好的房子,作为地产大亨的于凤至对这件事情十分关心,后来,于凤至根据孔祥熙的描述来到了这里果然发现了好房子,于是于凤至花重金买下了这里的两间别墅。

  于凤至将这两处别墅都按照当年在北京顺城王府内家里的居住样式布置了起来,她自己住在一处,将另一处留给了张学良,希望有一天张学良摆脱囚禁之后,可以在这里居住。

  于凤至在解决了自己的生计问题之后,便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营救张学良的工作中,于凤至来到美国之后,虽然一直在治病和养病,但是,她一直从未忘记关注国内的形势,准备时刻解救丈夫。

  一天,于凤至偶然间看到台湾媒体在报纸上刊登出了所谓张学良撰写的《西安事变忏悔录》,于凤至立刻将《忏悔录》中的内容看了下去,她一边看一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到最后,一向好脾气的于凤至震怒了。

  看完全部文章的于凤至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篇文章是假的,是别人借张学良的名义发出来的,因为她深知丈夫的脾气,这样的稿子绝不是出自张学良之手,一定是有人要借此故意贬低张学良,想要损害他的声誉。

  为了挽救张学良的声誉,于凤至和美国的一些议员、学者不断奔走相告,一时间美国掀起了营救张学良的大战,于凤至为了声援张学良,接受了美国《洛杉矶太阳报》的采访,在采访中于凤至强烈谴责了台湾当局违反宪法、违反人权,希望台湾当局能够释放张学良。

  一时间,美国的各大报纸纷纷跟进,在报纸上刊登长篇文章进行抨击,甚至美国的某些议员还提出要将“呼吁给张学良以全面自由”的议案列入美国国会议事日程。

  不久之后,这件事情传到了蒋介石的耳朵里,得知消息的蒋介石十分生气,甚至决定要处决张学良。元老、张学良的好朋友张群跟随蒋介石多年,因此猜出了他的想法,为了保护张学良,张群亲自飞往美国,劝说于凤至和张学良离婚,但是,于凤至态度坚决地拒绝了这一提议,张群看于凤至态度十分坚决,便放弃了劝说她的想法,离开了美国。

  张群离开之后,于凤至十分担心张学良的状况,于是,给他打了电话求证此事,张学良对她说道:“我们还是我们,这件事情你怎么想就怎么做,一切由你自己决定,我还是每天唱《四郎探母》。”

  于凤至后来为了保护张学良的平安,含泪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但是在于凤至的心中她从未承认过两人离婚这件事情,在她的内心中她一直是张学良的张夫人。

  于凤至在美国苦等了张学良50年,直到去世也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为了弥补自己的遗憾,于凤至留下遗嘱,希望去世后能在自己的墓旁留一个空穴,于凤至的一生都在等待张学良的到来,无论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