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福建体彩网官网【真.888】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魏特琳:写下《魏特琳日记》崩溃自杀墓碑雕刻

发布时间:2021-06-22 03:50

  国难当头,蒋校长安排人在南京防守后,自己和主力沿江西行,一溜烟儿将国民政府迁往重庆。

  他的父亲原是法国居民,后来移居到美国生活。母亲同样出生于铁匠家庭,成长在普通家庭中魏特琳度过了一个艰辛的童年时光。

  他的父亲常常酗酒打闹,脾气也并不好,少年时期的魏特琳没少受过父亲的打骂。

  后来,当地法院判决他父亲暂时失去抚养能力,转而将魏特琳寄养在了别人的家庭中。

  原生家庭的残破,寄宿家庭的冷漠,年少时期的魏特琳常常郁郁不乐,她一心想着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学校读书的时光里,她觉得这是生活中最为温馨的家园,比起家里暴戾的父亲,她更喜欢呆在校园里。

  为了能够让父亲支持自己一直读书,魏特琳从来不敢在读书上这件事情上放松,她在童年生活中几乎没有什么玩乐的时光。

  因为家庭条件的普通,她的人生起点很低,在人生这条赛道上,魏特琳始终保持着充分的活力,一直在努力将身后的人甩在身后。

  但即便以优秀的学生身份毕业,魏特琳仍旧无法跳出生活给她带来的固有圈层,那时的她仍旧是个在小镇教书的老师。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不是她人生的起点,她也并不想过这种温水煮青蛙似的生活。

  我们的文化制度从两千年来的封建制度走来,读书目的大多不关乎金钱,人们读书的真正目的永远都是更加清楚的认识自己,更加清楚的了解这个世界。

  在学校里的魏特琳同样保持着以往的学霸精神,她不仅学习成绩优秀,大家在校园的社团活动上,也常常能够看到她的影子。

  进入学校没多久的她就加入了一个具有基督教会性质的贝舍尼社团,并竞选为该社团的会长。

  毕业这一年,基督教传教协会久闻魏特琳在社团里的组织能力,当她从学校毕业没多久,两名传教会员就找到了她,希望她能够前往中国教书。

  在大航海时代,西方殖民思想愈发成熟,这些西方传教士也开始前往世界各国传教。

  两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渐渐敞开国门,传教士更是遍布在各大城市,他们在这些城市里修筑教堂、学校、医院等等公益性建筑,很快赢得了普通民众的好感。

  我们如今在北京、天津、河北、南京、上海等地见到的大多数教堂,往往都是清朝时期涌入的传教士所修筑。

  他的父亲、哥哥听到魏特琳要前往中国的消息,十分的着急,多次劝说魏特琳不要前往中国。

  魏特琳先进入南京金陵大学利用一年的时间攻读中文,随后前往安徽庐州进入三育女子学校成为学校的校长。

  魏特琳能够在一年的时间内完全掌握汉语,我们至少可以分析出来,这个女孩子做事有恒心,也很有毅力。

  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后,迅速燃爆全国,继而又在上海引发了大规模的工人运动,中国的底层阶级开始以身份登上了阶级斗争的历史舞台。

  那时的魏特琳还不会想到,她安身中国,到底会怎样影响她的一生,或是改变她一生的命运轨迹。

  九一八事变的爆发,为日军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跳板。五个月后,东三省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部沦陷。

  日军开始以东北为大本营,南以上海,北以北京,两路以钳形之势穿插中国境内,展开大规模进攻。

  从失陷的那一天,魏特琳所在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开始陆陆续续接受前来避难的同胞,可随着人数的增多,魏特琳直接打开大门,接受所有前来逃难的妇女和儿童。

  她安排工作人员将所有楼层打扫干净,家具全部腾空,供给逃难的妇女、儿童居住。

  这群冲入南京城的日军刚开始并不敢进入学校抢人,但是当他们听到越来越多的女同胞被藏在这所学校的时候,这群狂徒的心态瞬间爆炸。

  不少人日军组成小队,以搜查为由闯入学校,还有人在夜晚的时候攀爬院墙,偷偷进入学院抢人。福建体彩网

  因为这件事情,魏特琳常常失眠,她想要经常性地和日军周旋、交涉,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解救女同胞。

  一次,魏特琳为了阻止日军的暴力闯入,直接当面理论,没想到全副武装的日军直接冲上去给了魏特琳一巴掌,仍旧做出强行抢夺的行径。

  日军在南京城宣布关闭所谓的“安全区”,同时马上遣散收容的妇女、孩童,让她们回到自己家中。

  魏特琳又转变思维,放弃打着“安全区”的名义收容女性难民,而是假借“职业训练班”招生,以期冀继续保护这些可怜的难民。

  这些曾经响彻在楼宇间的声音,就像气体一样深入到了她的毛孔、骨髓、记忆中。魏特琳无法忘却这种记忆,也无法忘却那种人们在黑暗中的无助嘶吼。

  接受治疗。两个月的治疗,魏特琳的情绪时而焦躁,时而稳定,病情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

  她随后又转入印第安那州立公园、德克萨斯州的小城玛法、印第安那布利斯继续调养身体。

  那天,魏特琳静静地坐在公寓的书桌前,写下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封信,随后关闭了所有的窗户,转身打开了煤气阀门。

  对那些极为关爱、相当耐心、非常慷慨的人们,我深为感激。对于居住在密歇根州的我家里的人,我难以表达我的悔恨与遗憾。

  我并没有意识到会有这样的失败———这是无意造成的失败。我不能原谅自己———所以,我也不请求你们宽恕。

  我深深地热爱、崇敬传教的事业和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事业。倘若我有十个完好的生命的话,我仍会将之奉献给天国建设的事业———但是,唉呀我失败了,我这一辈子损伤了这一事业。

  但愿你们这些将精力奉献给这一伟大事业的人们,能够具有远见、力量、勇气向前进———忠贞不二,坚持到底。

  因为人的体内吸入太多的一氧化碳后,一氧化碳会和体内的血红蛋白结合,从而形成碳氧血红蛋白,导致脸部泛红。

  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的一生几乎没能享受到家庭的温暖,可我们从她最后一封书信里,却读到了一种不一样的味道。

  在她人生的最后一年里,我们不知道她是否睡过一个好觉,是否仍旧活在残酷的记忆深渊里。

  那时候,最想去的一个地方便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念馆前面的浮雕给了我一种深深的压抑感。

  那个房间里十分的安静,墙上贴着不少照片,他们有烈士、也有百姓,墙壁正面的时钟每走一秒,墙壁上的照片就会瞬间灰暗下去。

  在国强民富的今天,我们一些人可能永远无法感知到那个时代的悲凉,也永远无法感知到那时的人们到底有多绝望。

  当新时代一路高歌前行,我们忘却了曾经意识形态教育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人沉溺于名利、贪欲、狂妄的边缘极限。

  那些只知有家,不知有国的人,可曾想过,如今的时代强国,到底如何浴火重生,又如何在屈辱、绝望的战争深渊里一骑绝尘?